音量旋鈕還可以往左轉

時間:2019/05/06 來源:專業視聽網

關鍵詞: 易科國際、調音臺

前言

作為一名鍵盤手,我在過去的10年間完成了600多場公共音樂演出。我是樂隊成員,擔任獨奏鍵盤手。我曾在50多個不同的場地演出,有室內,也有戶外。

對于某些風格的音樂而言,為了獲得最佳的表現,音樂人通常會把樂器或者擴聲系統的音量調大,以輸出足夠大的響度或者聲壓級。當然,不同人或不同團體對此持不同意見,有自己的主觀想法。但另一方面,作為一名音頻和聲學行業從業者,我發現很多屢見不鮮的音頻、聲學現象都和響度相關,這些現象很值得拿出來分享。我希望通過本文向其它音樂人分享自己對以下問題的見解:

·  影響樂隊響度的幾個常見因素

·  對響度和音質的察覺程度,尤其在小場地里

·  為控制響度而采取的妥協或解決方案

·  與音響師合作,高效舉辦活動

大多數時候,我都在這樣的一個樂隊里演出:鼓手會唱歌,電吉他手也會唱歌,還有一名電貝斯手和一名康佳鼓手。所以下面的故事都是圍繞這個小小的音樂團體展開的。有時候,樂隊還會演奏由三部分組成的號角。中小型房間是我們這種標準的周末酒吧/餐廳樂隊最常使用的場地。由于樂隊規模小,使用的音響系統通常較小,也沒有音響工程師在旁幫忙。

需要注意的是,本文并不打算深入討論每個話題。我們討論這些話題,只是為了用通俗的語言,盡可能實用地讓其它音樂人輕松了解多些音頻和聲學知識。

辨識樂隊中響度最大的樂器

對用戶來說,電子樂器是輸出最靈活的樂器。電子樂器/電聲樂器,比如電吉他、電貝斯或電子琴等,需要放大器和揚聲器,每個樂手都能通過音量旋鈕調整輸出,左轉/逆時針轉動使聲音變小,右轉/順時針轉動使聲音變大。

而原聲樂器就是另外一回事了。鼓、小提琴、鋼琴、小號和人聲,都是不同的原聲樂器,它們的最大響度不同。舉個例子,架子鼓就比小提琴的響度大。不借助音響系統的話,原聲樂器一定不比電聲樂器,除了架設在小廳堂里面的架子鼓,因為它們本身的輸出已經足夠應對整個場地的需求。

所以,我們來討論一下辨識樂隊里響度最大的樂器有多么重要吧!

嘯叫

如果音響系統通過開放話筒再次拾取到從揚聲器發出的放大信號,且在某些頻率,到達話筒的反饋信號超過了原聲源產生的信號電平,就會出現嘯叫。這時候,音響系統成了自己最主要的輸入源。放大的聲音會被反復放大。圖1為嘯叫產生的示意圖。

圖 1

在典型的小型舞臺中,原聲架子鼓可能是樂隊里響度最大的原聲樂器。加上吉他和電子琴的電聲,舞臺總的聲壓級可能走得極高。記住,話筒會捕獲所有東西!如果話筒不夠靠近歌手的嘴部,就很容易產生嘯叫問題。靠近的定義是10cm (4英寸)以內。這通常就是為什么良好的擴聲系統也會產生嘯叫問題。如果歌手把話筒放得太遠(大于10cm),他的聲壓級很可能就和話筒振膜捕捉到的背景噪音電平相同,甚至比后者更低。這樣話筒就會放大所有聲音,從而產生嘯叫。所以,歌手們!話筒要靠近嘴部放置!

前面提到過,舞臺總聲壓級可能是嘯叫的誘因。控制好電聲樂器的輸出,擊鼓不要用力過猛,這樣音響系統就能更有效地輸送信號,進行擴聲。讓聲壓級保持在合理的電平上,有利于解決嘯叫問題。稍后我們會進一步討論這點。

另一個常見的問題就是,手呈杯狀罩在話筒頭上。這種行為有兩種原因:一是由于嘯叫產生條件反射;二是為了制造某種人聲效果,或者純粹想扮酷。這個動作不但讓話筒音質變差,還可能導致嘯叫。握話筒就得握手柄,手掌不能罩在話筒頭上。

還有個實用的技巧送給歌手:留心你的表演位置。話筒對著嘴巴的同時,也有可能間接地朝向音箱了。在小型樂隊設置里,標準的設置是,揚聲器安裝在支架上或者放在稍高于人頭的位置。但是,很多情況下,因為場地受限,揚聲器都放在了表演者身后。圖2就是個經典范例。

圖 2

揚聲器放置在表演者身后,更可能導致嘯叫。不過只要歌手的嘴部離話筒頭足夠近,這種設置就沒有問題。因為話筒沒有眼睛,只會憑借收音做判斷。它們關心的是電平大小,而不是物理位置。

如何獲得恰當的個人混音?

作為一支小樂隊,我們經常在演出之前進行混音,希望在整場演出當中,觀眾席都能感受到各種樂器在完美協作。我們很擅長這個,人們經常夸贊我們的混音非常和諧平衡,雖然我們沒有調音師幫忙。這個話題也可幫助您通過調音臺獲得良好的混音,尤其是大舞臺的混音。

主要矛盾在于……自我意識,在自我意識的主導下可能會做出損傷聽力的行為。作為一名音樂人,我明白如果想要做好伴唱或者獨唱,表演者就需要聽清自己的聲音。問題在于:多清算聽清?

在標準的舞臺監聽設置中進行聲音校準的時候,原聲鼓和貝司音箱很容易成為舞臺的優勢聲源。根據每個音樂人的不同站位,吉他手和鍵盤手會要求把自己的監聽聲音調高,這樣他們才能聽清楚。從技術層面講,要聽清楚聲音,每位音樂人聽到的自己的樂器的聲音都要比混音當中其它聲音要稍大一些。這就是罪魁禍首了!假設吉他手不斷調高音量,直到聽清楚;然后鍵盤手就可能把音量再調高到和吉他手同等的,甚至更高的電平。然后其它音樂人要求調音臺把自己的音量調高,來補償吉他/鍵盤擴聲過大的音量。

如此反復,最終陷入惡性循環,鼓手更用力地擊鼓,歌手喊破了嗓,此時甚至不再需要擴聲系統,因為對于小房間而言,舞臺本身的聲音已經太大了。那怎么辦呢?

建立參考是關鍵。首先,所有擴聲設備的音量都得調低,鼓手也必須明白鼓聲在場地的聽感如何。這個我們將在下一部分的聲學討論中詳述。你是不是經常身處在這樣的場地當中:樂隊演奏的音樂很棒,聽眾卻聽不清歌手在唱什么?是的,歌手應該作為參照體。對于純樂器演奏的樂隊或歌曲,參照體應該是獨奏或者主旋律樂器。

如果想要通過調音臺或者主系統獲得良好的個人混音,那就要在不產生嘯叫的前提下,為主唱設置足夠高的聲壓級。按標準而言,主唱的響度和整套原聲鼓的響度電平相同。一旦建立了這個參考,其它樂器就不能超過與主唱平衡的電平。即使是獨奏部分,獨奏者最多也只能把音量調到主唱電平。在任何環境下,要辦到這點并不難。

電子琴搭建的位置要讓鍵盤手能直接看到舞臺監聽,這很重要。如果舞臺監聽在電子琴下方,并且鍵盤手沒能直接看到監聽音箱正面,那么電子琴就阻擋了監聽送出的聲音。這也意味著,你不能用衣服蓋住舞臺監聽的正面。

圖 3

圖3,請注意我和舞臺監聽的相對位置。紅色箭頭表示揚聲器到我耳朵的直達聲,中間沒有任何阻礙物,也就是說,只要我向右轉過頭來,就能直接看到揚聲器的正面了。同樣,鼓手不能把監聽音箱放到底鼓后面,應該放到他/她的左方或右方。最后,要調整好舞臺監聽的指向,讓正面直指你的頭部,這也有幫助。

原聲架子鼓組的房間增益

關于如何辨認最響亮的樂器,還有最后一個分話題:設置主系統或監聽音箱輸出的總體電平。作為鍵盤手,我會把自己的支架安裝揚聲器當作主系統和監聽音箱使用。有戶外演出時,我通常會把自己的調音臺主推子設置為-10dB。有次下雨,我們把場地移到一間小型酒吧室內。同樣的設置下,電子琴的輸出明顯過低!我只能把我的調音臺主推子設置到-3dB,額外提高了7dB的輸出!

之所以會出現這種情況,是因為那個房間給原聲架子鼓組提供了額外的增益,這很容易導致其它表演者提高各自樂器的音量。如果你正在使用的調音臺可以保存預設數據,那你會發現室外和室內的預設差別很大。要留心從室外到室內鼓的響度變化,這很重要,因為小場地的混音平衡多少是由原聲鼓的響度控制的。下一節會進一步解釋這一點。

酒吧/餐廳的常見聲學問題

我們都去過響度較大,甚至過大的場地。當然,樂隊可能是音樂聲量過大的原因。但是,正如前面提到過的,房間能提供額外的增益,特別是為原聲鼓和貝司聲音提供增益。

聲音在硬表面產生反射。反射聲會增強總聲壓級和感知到的響度。房間墻面為硬質材料時,比如混凝土、磚、石膏、膠合板、木地板或其它常見的硬質建筑材料,會形成反射聲場。而吸音材料,多為蓬松、柔軟多孔的材料。如果硬質材料較新,也可能吸音,但是一般的酒吧/餐廳都不會出現這種情況。如果室內有大面積的吸音材料,也可以對房間增益起到控制作用。有兩種常見的吸音材料:吊頂板和地毯。前者常見于酒吧/餐廳。

室內是否鋪設吊頂板和地毯,會影響鼓手的聽感。如果室內沒有大面積的吸音材料,鼓手打鼓的力度可以稍小一些,這有用處,能很好地控制嘯叫問題,更有利于主系統或舞臺監聽音箱獲得均衡的混音。

還有一種室內環境非常不適宜演出:天花板高,我的意思是,高于4m(13英尺)。圖4從兩個不同角度展現了位于新澤西州普林斯頓的Triumph Brewing公司的酒吧區域。這個房間優雅美觀,但設計并不適用于音樂用途。不只是因為這個房間會產生較長的衰減時間(混響時間長),軍鼓演奏時,它還會產生耳朵可分辨的清晰回聲。這種聲學環境對某些音樂風格是致命的。可惜,鼓手并不能對此做些什么改變。即使小聲些擊鼓也幾乎無濟于事,解決不了回聲或混響問題。在更大型的房間里,有時候他們會請音響工程師支援,他可能會在鼓上支話筒。這是好事,因為標準的揚聲器是帶指向的(聲音集中指向某個方位,通常朝前指向),而鼓是全指向性的(聲音朝四面八方發散)。小聲些擊鼓,可能有助于減弱房間的破壞效果,讓揚聲器把聲音投射到聽音區。

那低音怎么樣呢?在天花板高且沒有吊頂板的房間里,低音會變得混沌不清。一般的解決方案是添加均衡器,濾去一些低頻(<100Hz)和/或中低頻(100Hz – 500Hz)。有個普遍的錯誤想法:要讓放大器出來的低音保持原來的飽滿度和完整性。沒錯,前提是低音通過DI盒直接進入主系統。但是,小樂隊的貝司音箱并不路由主到系統,所以聰明的做法是,先聽聽低音在室內的表現如何(至少要在舞臺區域和聽眾區域前部走動走動),再采用合適的均衡器設置,改善場地的音質。沒有什么預設是放之四海而皆準的。

除了使用均衡器,還可以通過一些技巧來控制低音吉他的音調。低音吉他和原聲鼓一樣,十分易受手部變化的影響。減小彈弦的力度,會對總體音效產生不定量的影響,用撥片和用手指彈弦的效果也不同。在有反射聲的大型房間時,用撥片彈弦,注意彈弦力度,有利于混音中的低音音符保持清晰,且不需要大幅調高音量。

圖 4 – 右圖使用已經授權(攝影:Taylor Photography)。左圖 – 從二樓俯視一樓;右圖—房間的另一個視角。讀者不難發現天花板很高,且到處都是硬質表面。

本文并不是反對這樣的房間用于音樂演出,只是說音樂人和音響工程師都有必要留心,采取多些措施以便獲得悅耳的音質。

是什么讓吉他手/鍵盤手的音量過大?

圖5是吉他音箱/放大器(也適用于鍵盤放大器)的典型定位。吉他手站在前面1m (3.3英尺)處。這樣的安排有什么不妥呢?

圖 5

對于小型樂隊而言,吉他/鍵盤放大器聽起來不僅大聲,而且觀眾聽起來也刺耳,或者音色聽起來太亮。功放的定位是問題首因之一。請看圖6。圖中,吉他音箱/放大器位于表演者身后1m的位置。請注意圖中包圍放大器的球形,以及表演者膝蓋處的橢圓。

圖 6

把聲音想象成一個球體。從空間的一點開始分散、變大。這個球形表示的是揚聲器典型的低頻聲覆蓋,橢圓表示中/高頻通常集中的區域。橢圓的正中間常稱為揚聲器軸上點。在橢圓線區域之外,中/高頻下降6dB,或者只有感知響度的一半左右。你的耳朵離橢圓越遠,你能從揚聲器直達聲中聽到的中/高頻越少。

靠近地面安裝的放大器,中/高頻不會傳到吉他手的耳朵里。大部分中/高頻都打到吉他手的膝蓋/大腿處。吉他手為了讓自己聽到合適的吉他聲,通常會使用均衡器增強中/高頻。然后,聽眾就會接收到過于明亮的吉他音調,只有吉他手聽到的才是正確的吉他音調。每一位音樂人都應該留意聽眾聽到的聲音如何,這點至關重要。

圖 7 

有個簡單的方法可以解決這個問題:用吉他音箱支架把音箱支起來,并做傾斜調整。注意圖7,橢圓投射的地方離耳朵更近了。這個設置能保證吉他手聽到的吉他音調與聽眾聽到的,或音響系統的擴聲相同或相近(倘若功放的一個音源使用了一個或多個話筒進行擴聲)。

我曾在另外一篇文章中深入解釋了這種現象,文章標題是《小房間和揚聲器的交互》(Small Room and Loudspeaker Interaction)。這篇文章可從以下網址下載 www.HXAudioLab.com

音量開著嗎?

我們的樂隊演出經常使用由三部分組成的號角。那些號角通常各自使用一個或多個話筒進行擴聲。因為沒有音響工程師在旁支持,所以我們要做好平衡,防止號角的音量比主唱的音量大。在演出之前的音響系統設置流程包括,測試各個話筒,確保它們連接正確,所有電纜/接頭正常,確保每個話筒到揚聲器能出聲。這里要提個醒:你一般怎么測試話筒?一般都是對著話筒講話:“test……1,2……1,2……”。我們假設音量旋鈕轉到12點到1點鐘方位就能使聽音區獲得足夠的響度。這時,號手上臺演奏,就會發現這種設置的音量太大了。

一定要在樂器演奏的同時調整音量旋鈕。人類的嗓音聲量并不比10cm(4英寸)開外的號角大。另外,在測試話筒時,歌手的嗓音也不太可能像實際演出那樣高。在人聲演唱時,通道音量旋鈕大約在12點至1點鐘方位,但是,最終經過號手演奏調整之后,音量旋鈕會回到大約8點鐘方向。差別非常大!

爆音

現場演出擴聲經常使用指向型話筒。指向型的意思是從特定的方位捕獲聲音。所有指向型話筒都具有鄰近效應。表現為,當音源靠近話筒振膜的時候,低頻會上升。如果歌手使用指向型話筒,很可能得到更厚、更模糊或更暖的嗓音。問題出在風聲,尤其是噴麥的風聲。英語中的爆破音,比如d、g、b、t、k或p,都會導致大量的話筒氣噴聲響。這會導致音箱系統出現爆音,非常討厭。

人的嗓音大部分不會低于100Hz,所以常開調音臺上歌手話筒通道的高通濾波器按鈕,是種明智的行為。調音臺通道上的高通濾波器,或低切濾波器,有時候縮寫為HPF,通常位于前置放大器增益旁邊,或者調音臺通道條頂部。高通按鈕在不同類型/品牌的調音臺里的拐角頻率不同,標準范圍是60 – 100Hz。啟用這個按鈕后,調音臺會過濾掉低于拐角頻率的頻率。這能減輕擴聲系統出現聲音含糊和低音嗡聲以及爆音的情況。圖8是Allen & Heath dLive S7000調音臺上的HPF旋鈕,位于左顯示屏左側。

圖 8

如果樂隊使用的是通道條上沒有HPF按鈕的緊湊型調音臺,那還有一種方法可以降低爆破音:把低頻均衡器旋鈕旋低。泡沫防風罩也有利于減輕爆破音。不過,防風罩也會吸收一些高頻,讓人聲變得有些沉悶。把高頻均衡器旋鈕開大,可以解決這個問題。

總結

無論音頻設備多么昂貴一流,小型樂隊都可能遇到音頻和聲學問題。懂得如何有效地使用音響系統不是一個人的事情,是所有演出者的事情。

音響系統的目的是把聲音送給聽眾。包括音源擴聲。如果舞臺聲音過大,音響系統使用就會受限,無法恰當地給聽眾傳遞聲音。讓音響系統以恰當的響度進行擴聲吧,記住,音量旋鈕還可以往左旋轉。

文章作者:Hadi Sumoro

本文的作者是一名鍵盤手,也是在音頻和聲學領域工作的音視頻專家。他將借助通俗的樂隊術語為大家提供一些優秀的建議。很多時候,都是音量旋鈕被誤用了。

熱門技術探討更多>>

同類產品或技術文章列表更多>>